颖杰杰

为什么我每次发文都被和谐:-)
微博ID:放荡不羁的爱仁xi
暂时卸了…高考结束我再回来👼

这是什么礼物?!【肉肉,第三次重发:-)】

图@健忘科科代表-三代
↑微博画家,已授权发图。
.
.
.
文图二图三
再吞我…:-):-)

那个图反了…先看图三再看图二

Come back home (短)

莫关山独自走在街上。
虽然路上人来人往的,还很喧闹,但莫关山觉得自己内心却很冷清。
就要开学了。
高三仅剩的最后一个学期。
莫关山觉得内心很迷茫。
好像落下了太多,不知从何补起。身边的人又太优秀了。
烦躁。
莫关山找到一家奶茶店,点了一杯抹茶奶盖,坐在窗边,对着窗户发呆。
学费,打工的时候已经挣足够了。虽然他是有过想辍学,但是为了妈妈,为了自己有些期待的未来,他决定还是再努力一次。
身边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嘻嘻笑笑打打闹闹,甜蜜得不得了。
莫关山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贺天。
他现在肯定有一堆人陪着,莫关山想,谁叫他那么优秀,那么耀眼。
就算有点讨厌但是也很喜欢。
他觉得自己是喜欢贺天的,没有太大的理由,好像,就这么,喜欢上了。
但是绝对不会承认。

莫关山吸了一口奶盖。
“嗯…甜…”
莫关山头缩在贺天给他的围巾里,好像也有了那么一点幸福感。

“喂,请我喝。”
身后传来的声音,莫关山一回头就看到了贺天。
“你…你怎么在这?”有些慌乱,但是很惊喜。
“路过。不过,不知道是谁说死都不围我给他的围巾。”贺天嘴角上扬。
“我操,谁要围了!”莫关山成功炸毛,刚要扯围巾就被贺天拉住手。
贺天低下头,在他耳边说,“你想让别人看到你脖子上的痕迹我也不介意~”
声音该死的性感,莫关山听的耳朵一红。
“还不是你,疯狗属性的…”声音越说越小。
贺天觉得莫关山越来越可爱了。

点了一杯红茶,贺天拿起莫关山的抹茶奶盖,“走吧。”
“去哪?”莫关山起身。
“回家啊!”
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哦…”
莫关山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忽然觉得幸福得都要溢出来了。

【ps:致高三狗的自己,今年一定要加油哦!希望大家有能够等你回家的人。】
@_安家小离_

哎呀我服了,我发的【电话告白?】从昨晚到现在发了三次,全被和谐了😳😳😳
很污吗,这就污了吗…还没真的上不就是在电话两边嘿咻嘿咻…

好啊要是有没看的亲故
微博链接:http://m.weibo.cn/2657465647/4067248140229176
↑这个还有个漫画分析的~

好吧感谢浏览。

Rescue 07,08

Rescue 01,02,03,04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3108750621&uk=2083305207】
Rescue 05,06 【http://yingjiejie0801.lofter.com/post/1def9218_c9383b5】

🙈终于更了,但是没能更完……以为段考完就完结加番外,but校运会又来了,社团活动,现在真的忙的要分身了,如果有一直等文的人,万分抱歉!!!

🙆感谢你们看文!



7

三天前。

“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

“……

是的…

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莫关山完全不懂该怎样去描述此时的心情。

他根本不懂贺天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他惹他了吗?为什么总是三番五次的戏弄他!现在还这样羞辱他!

竟然直接讲舌头伸进来,真的是……真的是……太恶心了!

莫关山的眼睛红红的,瞪得很大,眼角几乎龇裂开,血丝满布眼白。

他跌跌撞撞地走着,一路上撞到了不少人,有些人害怕的躲开了,有些人咒骂了几句,要是在平时莫关山肯定直接动手了,但现在他只是不停的某走,离开这里。

莫关山想干脆就这样退学算了,反正他在学校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好好的打工,补贴家用,这样妈妈就不会那么辛苦了,也可以不用再见到贺天这个死变态了。

Shit !Shit !Shit !Shit!!!

莫关山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就生气得说不出话来。

到底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贺天总是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这样肆意妄为?

为什么他总是反抗不了?

为什么他总是躲不开!

简直就像一个瘟神一样,只要贺天在,他就永远只有倒霉的份。

莫关山现在真的特别的消极,愤懑。

他恨自己没有用,即没有办法撑起整个家,接受这该死的命运,又没有办法打过贺天。

他到底现在活着是为了什么?

莫关山真的快要崩溃了。

刚才后背因为忽然着地,重重的一摔,莫关山现在后知后觉才觉得火辣辣的疼,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

可身上的伤,跟心里的伤又算起什么呢!

莫关山不敢再去回忆刚才发生过什么。他现在只想回家。

那里或许是他唯一能依靠的地方了。

莫关山好想好好睡上一觉把这一切都忘了。

彻底的忘记。

或许梦中还能回到小的时候,像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什么也不用担心,和妈妈在一起,和爸爸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那怕只是暂时的逃避,他 也需要。

十分迫切的 需要。

8

莫关山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的了,他现在正在家门口。

走了一路,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

莫关山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门打开了。

“咚”

他将门关上,书包随手放在玄关处的柜子上,脱鞋。

“你…怎么回来了,现在还没放学吧……”

妈妈闻声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盆,神色有些担忧。

“今天我没有在学校犯事……真的……”

莫关山不懂怎么和妈妈解释,他真的很累,现在想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

“妈相信你,遇到什么不高兴的可以跟我聊……”

“……”

莫关山在门前定住,

“我…………………”

他打开门,走进去,“想好了再和你说……”

然后将门关上了。

“儿子…”
妈妈忧心忡忡的看着莫关山的房间门。

莫关山进房间后,就扑向了他有些凌乱的小床。

将头埋在枕头里,久久不语。

他偏头,看到枕头旁的那团纸团,伸手展开。

‘ 知道你会偷看
白痴.
快给我做炖牛肉 ’

将手中的纸捏紧,莫关山觉得有些讽刺。

那时贺天找他,叫他给纸条给见一,还不准偷看,莫关山当时就气愤的拒绝,直接把纸条撕掉了,然后就被贺天揍了一顿。最后还是乖乖的拿了贺天提前准备好的第二张纸条。

但是莫关山怎么可能说不看就不看,最后还是找了一个没有贺天的地方偷偷看了。

但是看完之后,莫关山心情有些微妙。

他想或许贺天也没有他想象中的这么 下流 无耻 卑鄙。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他在贺天家做一顿饭得到的钱,能抵上他辛辛苦苦在外面打一个星期的工,这确实对他来说有些帮助。

莫关山想或许能暂时把贺天拉出他的交际黑名单。

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自作多情。

贺天,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做过什么,使唤来使唤去,或许那些钱贺天本来就从没有特意想要帮助他,一切都只是他想多了。

“切!”

莫关山将纸团扔入垃圾桶。

“关山! 你同学来找你啊!”
妈妈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同学?”

莫关山从床上起来,

这种时候来找我的…

不会是……

贺天吧…?

他走到门口,打开门。

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门边带着串珠的手,

“……

…咦?

蛇立…?

你来…干什么?”

莫关山完全没有想到蛇立会来找他。

“来拯救你。”

蛇立环抱着手,倚在门边上说。

卧槽!!!!!贺天好帅啊啊啊!!!!!这一话完全燃起了我的写文意志!!!
这周一定要更完!!我要找哥哥来收拾蛇立这个坏蛋,正好没想好写什么H梗,就强奸梗吧!!
蛇立你竟然欺负我毛毛!!!!

Rescue番外 (厨房果体围裙play) one

【PS:最近真的很忙啊啊!!而且还不可以带手机!!我现在只能先放一段,感觉不更新不太好…是真的有写!!还没完结啊啊!!本来打算再来一章就完结了!但是觉得实在是交代不清楚,而且还没有整理好,现在能看的过去的就番外了😭下周保证上山!!!!】

1

两人在经历了很多事情后,慢慢确定了对对方的感情,却一直没有说出来,或许是因为这样的感情违背了伦理。

在贺天20岁生日的时候,莫关山借着酒意说出了困扰了他很久的感情,原本做好了再也不见面的打算,却没想到贺天也同样深爱着他。

干材烈火,一触即燃。

双向暗恋的过程或许酸酸涩涩,但结局一定会甜蜜的令人不敢相信。

于是这天,即是贺天的生日,也成为了他们的爱情纪念日。


2

还有一周,就是贺天27岁的生日了。

七年了,他们也算“老夫老妻”了,莫关山真的想不出送什么礼物给贺天,而且那天还是他们的纪念日。

贺天因为感情的事情,被家族取消了继承资格,现在独自创业,经过几年的打拼,也算是小有名气。

而莫关山如愿以偿的开了一间小饭馆,一个很特别的饭馆,名字是“Mountain Day”。

在这家店既可以吃到小摊的美味,温暖的家常菜,川菜湘菜粤菜,又能吃到精致的法式大餐,日本料理等高级料理,种类虽然多,但却不杂乱,每一种经典莫关山都有亲自研究过,想尽办法把这些美味都汇聚在自己的小饭馆里。

莫关山给这家店起的宗旨是:美味至上。

这家店一开张就火爆的很,现在来店里吃饭都要提前一周预约。

两个人都在很努力的把这个家变得更好,为这个家为他们的感情不断付出着。

他们住在郊外的别墅村,离市中心要20分钟的车程,并不算太远。
所以就算工作再多,加班再累,贺天每天都坚持回家。

一想到回家就能吃上莫关山做的温暖美味的菜肴,贺天的嘴角就忍不住上扬。
以及,那个家有他爱的人啊。

3
莫关山躺在被窝里思索着买什么礼物,每次纪念日前莫关山在烦恼的时候,贺天总是会把他揽进怀里,手又不安分的滑进他的腰间说:“我要什么礼物? 洗干净在床上等我就好了~ ”

虽然莫关山每次都会坚决的拒绝。

但是想来想去,贺天最爱和他增进感情的事大概就是,H,睡觉,吃饭。因为这时候的贺天心情总是特别的愉悦。

……老流氓。

莫关山在心里暗暗骂道。

本来他是拒绝的,但有一天他上街买菜,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发传单的小妹突然塞了一本医院的宣传杂志给他。
本来莫关山是不喜欢广告的,但看着那个妹妹这么辛苦,他想起以前自己努力打工的样子,就没有拒绝,将那个杂志塞进了袋子里。

回到家,莫关山将食材分类放进冰箱,然后把青菜洗好了放在厨房里备用。

走到客厅看了看时间,还早,距离贺天平时回家还有一段时间,于是莫关山就将刚才收到的杂志顺手拿起来看了看。
.
.
.

“……”

封面的大字标题简直亮瞎了他的眼睛。
——《七年之痒,老公嫌我无趣,离我而去!》

鬼使神差的莫关山就翻到了那一页。

内容大概就是女方冷淡无趣太被动,没有新意,抓不住老公的心,老公为了性福出轨了……

然后还介绍了一些体位以及情趣用品,还有各个地点的play,手把手教你如何挽回老公的心……

最后还有无痛人流的宣传广告……

莫关山的嘴角抽了抽。

莫关山想起似乎每次H都是贺天缠上来的,还搞了各种“惊喜”的小道具,美名其曰是增加情趣。但因为太频繁,莫关山几乎没有主动要求过H,毕竟他脸皮太薄了……

要不,
这次主动一次?

莫关山多多少少被那篇文章影响到了,其实对于七年之痒这种说法还是有点在意的。

他自己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大吸引力,但是贺天总是说他是个迷死人妖精,明明贺天的身材更好,他自己有时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想想就丢脸……

莫关山一路往下看,然后将视线停留在了介绍“厨房围裙play”的文章上。

裸……裸体围裙?!

莫关山光是想象就觉得脸噌的就红了。
真是太难为情了……


未完待续!!

Rescue,二

# 5
   
医院。
  
将莫关山送入抢救室之后,贺天才随着贺言进入医务室,给他自己的伤口消毒处理。而莫关山的妈妈在来医院的时候就被贺言让医院的护士长带去处理伤口了。
   
“嘶……”
   
酒精沾到破裂的嘴角,让贺天痛的吟出了声。
   
贺天虽然打架不少,可仗着从小就习武,就算打架也是很少受伤,这次受伤可真是意料之外,他低估了那些人了。
   
有一拳打在了他的左脸上,把他帅气的脸打的肿了起来,嘴角也裂开了,被纱布贴着,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他的脸黑的吓人,倒也没有路过的熊孩子嘴敢笑他,看了一眼贺天就都快速的跑开了。
   
大概真的很可怕。
   
还有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
   
贺天急冲冲地抱莫关山来医院的时候还不觉得有多痛,现在就痛的好像有刀在里面搅动一样。
   
贺天不禁想到莫关山身上受的那些伤。
   
扶他起来时,就透过领口的衣服看到胸前青一块紫一块的,校服上还沾着莫关山被狠狠记中腹部时吐出的血。
   
一大片。
   
也不知道他被围在那里踢了多久。
   
贺天不敢想象如果他晚去十分钟会有什么后果。
   
他以前也不少揍过莫关山,可不管莫关山多痛他都丝毫不在意,莫关山的表情越痛苦,他就越觉得有趣。
   
因为那时候,贺天真的觉得这个红毛真的太欠操了。
   
可在看到莫关山脆弱又倔强的样子时,贺天心里有一块地方似乎裂开了,爆炸开了。
   
大概是心疼的感觉吧。
   
贺天平时不习惯吃早餐,所以有常年的胃病,这一拳打的他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也难怪,贺天每踢一脚都直击要害,那些人早就恨死他了。
   
想到那几个大汉的“惨状”,贺天心情就稍微的好了一点。

# 6

上了药后,贺天被贺言强硬的按着给他按摩了受伤的地方,那里的皮肤表层青青紫紫的,里面还有淤血,不揉是不行的,结了血块就会更严重。

但贺天不喜欢别人碰他,贺言还是废了好大的劲才完成的。

莫关山从抢救室出来就被直接送到了顶楼的特级病房。

贺天刚要上去,就看到贺言接了个电话,拿了外套就打算走。

“怎么了?”贺天问。

“有点事,我先走了,你留下来照看你同学,有什么事找李院长。”

“嗯。”

贺言转身就急冲冲的离开了。

看贺言眉头禁皱,贺天想大概是西街的人来找麻烦了。

切,一帮群龙无首的垃圾,迟早要被清理。贺天心想,踏进电梯。

来到顶楼,贺天推开房门,就看到莫关山的妈妈俯在床前拉着莫关山的手默默的流泪。

确实,这样的事情对一个母亲来说,打击太大了。

看到贺天来了,莫关山的妈妈将眼泪抹去,快速站起身来。

“小山的同学,你来了! 真的很感谢你和你的哥哥! 要不是你们,小山可能已经,已经……呜……”像是想到了最严重的后果,女人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没事了阿姨,我是莫关山的同学,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他的。”贺天安慰道。

“真的是太感谢你了……我们真的无以回报!谢谢!谢谢……”善良的女人不断重复着感谢,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多亏了小山的这个同学。

“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真是太失礼了! ”阿姨说。

“叫我贺天就好了。”贺天回答。

“阿姨,莫关山他现在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贺天看到莫关山头戴着呼吸机,左脚打了石膏被吊起,手上还打着点滴,还有几瓶挂在旁边,不禁问道。

“医生说小山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全身多处受伤,有轻微的脑震荡,小腿骨折了,背部都是踢伤……”

女人说着又小声的抽泣起来。

小山自从父亲进监狱后,就收到了很大的打击,开始逃避人生,不再愿意好好学习,总是跑去游戏城发泄,成天的打架。

每次回家身上似乎都会带着伤痕,可小山却从来都不会和她说。

可是这次小山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却没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儿子。

作为母亲的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失败。

“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贺天的表情有些凝重。

莫关山头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白色绷带,额头的地方微微渗出血色。脸色苍白,哪怕是在睡觉的时候,他的眉间还是紧紧的皱起来,生病的时候,看起来没有平时那么的充满戾气,多了几分苍白和脆弱。

真的是让人很想把他紧皱的眉头抚平。

TBC

(ps:6 真的改了很多遍…关键是我也很少受伤去医院,完全不懂怎么写伤啊啊啊!!总之被打了这么久就是很重的伤就对了,心疼红毛一秒……
因为新一话已经出了,和我的脑洞不太一样,我个人是比较追求原著走向的。
so,大概还有一章就完结,番外开车!!
准备好公车卡同学们!!)
   

Rescue

  1

莫关山刚从教导处出来,就看到了走廊上的贺天。

他现在挺烦的,看到贺天脸又黑了一层,想到那天的事,他就止不住的厌恶和冷漠。

“听说你要退学?”莫关山经过时贺天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关你屁事。”莫关山不知道贺天是怎么知道他要退学的事的,他也不想知道。

贺天皱眉,他想起昨天那人红红的眼眶,紧皱的眉头,以及那句刺心话, “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他的心莫名的烦躁起来。

虽然那之后,贺天反思自己做的有些过了,想着要怎么和莫关山道歉,但却没想到莫关山竟然受伤到想要退学。

于是他一手拉住了想要离开的莫关山。

“那天的事,我很抱歉。”他低下头,不敢去看莫关山的眼睛,“我答应你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但你必须答应我回来上课,不许退学。”

莫关山愣住了,他从没想过那个恶劣的、他认为阴险虚伪的贺天会认真的给他道歉。而且,退学的事情和他没有直接的关系。

“……不关你事,放开我。”
莫关山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他费力挣脱开贺天的手,向外走去。

“……”

贺天无言,他看着莫关山离开的背影,眼神阴沉的吓人。

2

“下面广播一条通知:莫关山同学,因为屡次违反校规,现在被勒令退学,希望同学们引以为戒。通知再重复一遍……”

在课间嬉笑打闹的同学,听到这条通知,都安静了下来,贺天被围在一堆女生中间,眉头紧皱,脸黑的吓人。

通知播放完后,周围的同学们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哈,那个家伙,早就应该被退学了。”一个在贺天左边的女生说道。

“就是嘛!像那样的人,就是个垃圾,切!”她旁边的女生附和道。

“闭嘴!”贺天对那堆女生说。拨开围着他的那群人,径直朝莫关山的教室走去。

看来莫关山根本就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那他就不客气了。

贺天沉着脸走了。

在原地的女生都愣住了,这是贺天第一次生气的对她们发吼,以前的贺天,就算再不耐烦,也会随意的敷衍几句。

“贺天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啊,贺天今天好奇怪…”

3

莫关山教室。

贺天的到来,让这个班的女生的眼睛都亮起来,贺天无视掉想与他搭话的女生,看向莫关山的桌子,那里空荡荡的,座位上的主人显然是已经走了,贺天的眼神不禁越发的阴沉。

该死!

贺天掏出手机,一边播打电话,一边快速的朝操场走去,来到翻墙的地方,电话拨通了。

“有事?”

“哥。帮我查个人。”

“你不在学校好好学习,搞什么?”

“……算我求你。”

“……”
电话那头沉默了,他倔强的弟弟竟然在求他,真的,很少见。

“好吧,名字短信给我。”

“好……谢谢,老哥。”

4

翻墙出学校后,贺天一路狂奔,根据他哥刚才发给他的信息,前天晚上蛇立去找过莫关山,而且他们和西街五区的老大见面了。之后莫关山去了游戏城, 凌晨才回的家。

看来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贺天到莫关山家门前的小巷的时候,就听到了一堆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哭喊声。

“求求你们!放过小山吧!别打了!快住手!小山!小山!呜……小山!快住手……”

莫关山蜷缩在地上,被七八个大汉拳打脚踢,他虽然打架挺厉害,但也敌不过这么多人的围攻,他从一开始的紧张应付,到现在的只能被动的挨打,他只能用双手紧紧地护住脑袋,等待这些人打够他。

一声不吭。

而莫关山的妈妈,跌坐在敞开的门前,头发散乱,脸上有一个很明显的巴掌印,满脸泪痕,无力阻止那些围攻他儿子的人,只能大声的喊着救命,不断地求饶,可就算有人听到了,又有谁会来帮他们呢?

贺天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时,就看到了这一幕。

“全部都给我住手!”贺天愤怒的吼出声。

那几个人闻声停下来,站在一旁的西街五区老大,兴奋的吹了个口哨,
“哟呵!这不是东街贺言(贺天哥哥的名字)的弟弟么?怎么跑我们西街来了?”

“关你屁事!全部给我滚,不然我让你们几个吃不了兜着走!”贺天的眼神冰冷的吓人,仿佛地狱的魔鬼。

“怎么?同学间相亲相爱?”西街五区老大虽然被贺天的眼神威慑到了,但仍面色不改的笑道,他虽然知道五街的实力十分强大,不像西街分散着各个小帮派。可现在,他们人多。

他身边的小啰啰都大笑起来。

“我再说一遍,滚。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现在马上滚,我暂且放过你们。二是,我现在就把你们五区的烂泥一锅端了!”

“呸!这小子真他妈嚣张!在我们的地盘也敢撒野?!”一个络腮胡的大汉卷了卷袖子,“爷今天给你点教训!”

“都给我上!揍的这小子满地找牙!”

“揍得这小子找娘!”

这些人都不屑的看着贺天。

“来吧!我正好可以活动活动筋骨!”贺天按了按手,发出“咯咯”的声响,摆出格斗的架势。

为首的两个大汉对视了一眼,朝贺天扑过去,他们想把贺天钳制住,然后再围殴,就像刚才对付红毛一样!

贺天看出他们的意图,灵活的躲过一个大汉的攻击,一个扫堂腿就狠狠地踹到了那个人的命根上,那个大汉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脸色一下转白,倒在地上不断地蠕动…

那几个大汉面面相鳖,这小子下手太恶毒了,看在躺在地上的兄弟,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起不来了。

“操!一起上,我就不信了,揍死这小子!”七八个大汉一起围上来。

贺天先发制人,冲向离他最近的那个人,一个直拳直接打向那个人的眼睛,然后再补了个膝盖上去,直接顶向那个人的肚子。

那个人连贺天的一根毫毛都没碰到就被打趴下了,不断的呕吐。

贺天再一个摆拳打向右边突袭他的人,一个横踢精准踹到左边的人的命根上,又是杀猪般的惨叫声。

“来啊~”贺天邪笑。

“妈的臭小子!”

贺天打的正爽,忽然就有一个人直接冲过来抱住了他的腿,让他的腿不得动弹,贺天防守不及,被狠狠地锤了两拳,吐出了血。

“让你小子还嚣张,哥哥今天就断了你的子孙!”西街五区老大猥琐的笑着,刚准备踹下去就被身后的一个直劈手打晕了。

贺天看到来人,惊呼了出来,“哥你怎么来了!”

“就知道你小子会给我惹事,不来,看你断子绝孙?”贺言嘴角一勾,出手直接把其他几个大汉打趴下了。

(哥哥威武威武!!)

“走吧,车在巷子口,带人去医院。”

“好。”

贺天走过去,扶起已经昏迷过去的莫关山,转过头对莫关山的妈妈说:“阿姨,我是莫关山的同学,先送他去医院,有什么事我们一会再说好吗。”

“好的。谢谢你们!谢谢!”莫关山的妈妈抹了抹眼泪,站起身来,直直的跪了下去,“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救了小山!呜……谢谢……”

一旁的贺言马上扶起了莫关山的妈妈,“阿姨,走吧,没事了,先去医院吧!”

“好…好!谢谢你们!”

贺天看着始终将头死死抱住的莫关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脸被打肿了,嘴角也出血了,心痛的似乎撕裂了,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倔强又坚强的莫关山。

贺天慢慢地将他抱起,尽量避开他的伤痛之处,他弯下头轻轻地在莫关山耳边说,“没事了,没事了。”

他把他抱进车内。

轻,真的很轻。